分类 娱乐平台 下的文章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北京11月23日讯 近日,文化和旅游部、财政部联合下发《关于在文化领域推广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明确提出鼓励社会需求稳定、具有可经营性、能够实现按效付费、公共属性较强的文化项目采用PPP模式。重点包括但不限于具有一定收益性的文化产业集聚发展、特色文化传承创新、公共文化服务、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传承以及促进文化和旅游、农业、科技、体育、健康等领域深度融合发展的文化项目。

>>>更多政策可查看中国经济网“中国文化产业政策库”

《指导意见》从规范项目运作、突出运营核心、优化回报机制、加强全生命周期监管、强化信息公开等方面,对规范项目实施提出要求。

《指导意见》还提出:鼓励各地政府性融资担保和再担保机构为参与文化PPP项目的小微企业提供增信服务。利用好部行合作机制,引导金融机构针对文化PPP项目的金融需求特征,加强融资服务。充分发挥中国政企合作投资基金的引导、规范、增信作用,加快设立文化PPP投资基金;鼓励地方政府类引导基金规范参与文化PPP项目,带动更多金融机构加大对文化PPP项目的融资支持。鼓励符合条件的文化PPP项目灵活运用债券和资产证券化等融资方式,拓宽融资渠道,盘活存量资产,探索建立多元化、规范化和市场化的资产流转和退出渠道。引导各地文化金融服务中心积极支持文化PPP项目。

以下为政策全文:

文化和旅游部财政部关于在文化领域推广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的指导意见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文化和旅游行政部门、财政厅(局),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文化体育新闻出版广电局、商务局(旅游局)、财政局、各计划单列市文化局、财政局:

为贯彻落实《国家“十三五”时期文化发展改革规划纲要》《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扩大旅游文化体育健康养老教育培训等领域消费的意见》《国务院办公厅转发财政部发展改革委人民银行关于在公共服务领域推广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指导意见的通知》等文件精神,深化文化领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政府职能转变,创新文化供给机制,引导社会资本积极参与文化领域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项目,现提出以下意见:

一、指导思想和基本原则

(一)指导思想

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深入贯彻党的十九大和十九届二中、三中全会精神,牢固树立和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牢牢把握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前进方向,以推进文化领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鼓励和引导社会资本进入文化领域,以高质量文化供给增强人民群众的文化获得感幸福感。

(二)基本原则

坚持正确导向。落实意识形态工作责任制,维护国家文化安全。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引领,坚持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相统一。

坚持改革创新。深化对PPP模式的理解认识,加快观念转变。加大在文化领域推广运用PPP模式的力度,积极探索有利于解放和发展文化生产力的新举措、新途径,激发文化创新创造活力。

坚持传承发展。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继承革命文化,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充分挖掘文化知识产权价值,推动文化与相关产业深度融合。

坚持合作共赢。厘清政府与市场边界,明确各方权责,营造规范有序的市场环境。鼓励各类市场主体通过竞争性方式参与文化领域PPP项目,在平等协商的基础上订立合同,实现合作共赢。

二、推广领域

鼓励社会需求稳定、具有可经营性、能够实现按效付费、公共属性较强的文化项目采用PPP模式。重点包括但不限于具有一定收益性的文化产业集聚发展、特色文化传承创新、公共文化服务、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传承以及促进文化和旅游、农业、科技、体育、健康等领域深度融合发展的文化项目。

三、规范项目实施

(一)规范项目运作。各级文化、财政部门要充分认识PPP模式的内涵实质,规范开展项目物有所值评价和财政承受能力论证,严格入库审核把关,严禁突破财政承受能力上项目。严禁利用PPP项目违法违规变相举债,严禁通过回购安排、保底承诺、固定回报等名股实债方式进行变相融资,牢牢守住不发生区域性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二)突出运营核心。鼓励有文化项目运营管理经验的企业参与文化PPP项目长期运营,充分发挥其资源整合、管理经验和开拓创新优势,提升项目管理效率和运营水平。积极培育文化领域专业运营商,形成一批有实力的文化企业和上市公司。鼓励优秀企业通过参与文化PPP项目,带动项目所在地上下游企业发展,培育更多熟悉当地文化的项目管理运营企业。

(三)优化回报机制。各级文化、财政部门要指导项目实施机构结合PPP模式特点,创新运营方式,根据项目特点确定项目回报机制。可依法依规为文化PPP项目配置经营性资源,为稳定投资回报、吸引社会投资创造条件。鼓励通过盘活存量资产、挖掘文化价值、开发性资源补偿等方式提高项目的可经营性。

(四)加强全生命周期监管。各级文化、财政部门要通力合作,严把项目入口关,加强项目实施监管。制定科学合理的绩效评价标准,按效付费,更好实现物有所值。

(五)强化信息公开。各级文化、财政部门要依托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综合信息平台,做好文化PPP项目全生命周期信息公开工作,及时、完整、准确地录入文化PPP项目信息,提高信息对称性,增强社会资本信心,让项目阳光运营。

四、加大政策保障

(一)加强组织领导。各级文化、财政部门要积极协调配合,鼓励各地建立跨部门的PPP工作协调机制,加强政府统一领导,落实部门职责分工,形成工作合力,及时研究解决项目实施中的重大问题。加强项目管理和核查力度,切实防范政府隐性债务风险。

(二)优化资金投入方式。各级文化、财政部门要积极探索创新文化领域资金投入机制,推动具备条件的财政资金从补建设向补运营转变。强化财政资金监督管理,切实提升投资有效性和公共资金使用效益。

(三)丰富金融支持手段。鼓励各地政府性融资担保和再担保机构为参与文化PPP项目的小微企业提供增信服务。利用好部行合作机制,引导金融机构针对文化PPP项目的金融需求特征,加强融资服务。充分发挥中国政企合作投资基金的引导、规范、增信作用,加快设立文化PPP投资基金;鼓励地方政府类引导基金规范参与文化PPP项目,带动更多金融机构加大对文化PPP项目的融资支持。鼓励符合条件的文化PPP项目灵活运用债券和资产证券化等融资方式,拓宽融资渠道,盘活存量资产,探索建立多元化、规范化和市场化的资产流转和退出渠道。引导各地文化金融服务中心积极支持文化PPP项目。

(四)发挥典型带动作用。对于各地推荐的文化PPP项目,由文化和旅游部、财政部组织专家遴选后,择优向社会重点推荐。文化和旅游部、财政部联合确定一批文化领域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推广先行区,区内文化PPP项目优先享受相关政策支持。各级文化、财政部门要加强对文化PPP项目的跟踪指导和经验总结,推动形成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成功案例,发挥示范带动作用。

文化和旅游部财政部

2018年11月13日

  • 首页

  • 网站地图

  • 企业邮箱

  • 中国搜索

    • 移动版

    • 客户端

    • 微信

      • 新浪

        法人微博

        腾讯

        法人微博

        新浪

        法人微博

        腾讯

        法人微博

        微博

      • English
      • 无障碍

        APP

        中新视频

  北京11月23日电 22日晚,通州韩美林家中群贤毕至,11位白发耄耋老人的聚会令人动容。他们年龄最小的81岁,最大的99岁。这位99岁的老人正是韩美林的恩师、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周令钊。人民大会堂的顶灯“满天星”、十大元帅的军服等都是他的得意之作。

  63年前的夏天,韩美林破格考入了当时的“中央美术学院”,而周令钊是韩美林所在班级的班主任。

韩美林为恩师周令钊戴上“顾拜旦奖章”和“韩国文化勋章” 钟欣 摄韩美林为恩师周令钊戴上“顾拜旦奖章”和“韩国文化勋章” 钟欣 摄

  为了欢迎这些老先生的到来,北京韩美林艺术馆员工精心绘制了一个签到板,在一块小黑板上,是中央工艺美院著名的“大红门”。员工们还为这些老先生一一围上了最新款的韩美林艺术丝巾,在他们的左胸前别上了当年由张仃先生设计的中央工艺美院院徽。客厅里轻轻飘荡着旋律《我们多么幸福》……

  82岁的韩美林一见到大家伙儿,少年的活泼劲儿忽地一下钻了出来,给常沙娜、朱韵琴等来了个大大的“韩式熊抱”,又搭着李永平、陶如让,相互簇拥着走进家门。

  回想起2016年的那次“师友会”,这些老先生纷纷感叹说:“美林,你怎么越来越年轻,怎么创造力越来越旺盛?过去这三年,你办了全球巡展,马上还要在故宫办展。看看你办了多少事!”

  韩美林说:“借着今天的机会,我想向周先生表达我的敬意与谢意。这几年内我一下拿了三个大奖,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平艺术家、国际奥委会“顾拜旦奖”以及韩国总统签发的文化勋章。我深深感到,能有今天的成绩,离不开年轻时中央工艺美院给我的培养,离不开老师们的教导!如果没有当年庞薰琹教授对我的‘逼上梁山’,没有周令钊先生、常沙娜先生等老师的教诲,没有同学们的帮助,就没有我韩美林的今天!”

  工作人员拿来韩美林所获的“顾拜旦奖”和韩国文化勋章的证书及奖章,韩美林将它们都挂在了周令钊先生的脖子上:“周老师,这些荣誉都是属于您的!”

  说罢,韩美林突然来到周令钊先生面前,双膝跪地,认认真真地磕了三个响头,跪谢恩师。

又是一年“全家福” 钟欣 摄又是一年“全家福” 钟欣 摄

  按照中国“过九不过十”的传统,韩美林特意为99岁的周令钊精心准备了别样的礼物。一段祝寿视频中,北京市昌平区前锋学校、重庆育才中学、东莞光明中学、南京市江宁区丹阳学校的孩子们对着镜头同声喊道:“祝福我的老师的老师的老师的老师——周令钊先生,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孩子们天真的笑容、稚嫩的声音,瞬间融化了大家的心。

  韩美林的五位清华大学博士生手持鲜花献给寿星周令钊,工作人员推出了一个大寿桃,和一个外形为99的数字蛋糕。韩美林和周令钊共同切开蛋糕。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党委书记马赛说,韩美林先生是清华美院的老校友,同时也是清华大学的资深文科教授,“我想感谢韩美林精心安排的师友会。在我看来,今天不仅仅是美院老校友们的聚会,我更感受到了老一代美院人的风骨与精神。不论取得了多大的成绩,对老师的尊敬、对同学的友谊没有忘,这就是‘师道’。‘师道’有尊严,‘师道’有传承。有了‘师道’,相信清华美院会创造更辉煌的明天。”(完)

  中国科学院院士,“两弹一星”元勋程开甲遗体告别仪式昨日上午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程开甲因病于2018年11月17日在北京逝世,享年101岁。

  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大礼堂门口,来自社会各界的悼念人士排起了长队,大家胸前佩戴小白花,表情肃穆。参加完遗体告别仪式后,钱绍钧院士、吕敏院士、杨裕生院士以及程开甲生前的同事、朋友们向记者讲述了各自与程开甲的故事。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于梦江

  “干惊天动地事、做隐姓埋名人”

  1918年8月,程开甲出生于江苏省吴江县,1937年他考取浙江大学物理系“公费生”,在这里接受了束星北、王淦昌、陈建功和苏步青四位教授的训练。1946年,程开甲获英国文化委员会奖学金,考入爱丁堡大学,师从有“物理学家中的物理学家”之称的玻恩教授。1948年,他成为英国皇家化学工业研究所研究员,并获得爱丁堡大学博士学位。

  1950年,程开甲谢绝了玻恩教授的挽留,开启了科学报国的人生之旅。他先在母校浙江大学任教,后调入南京大学。为适应国家经济建设的需要,他主动把自己的研究重心由理论转向理论与应用相结合,并出版了我国第一部《固体物理学》教科书。

  1960年,程开甲调入北京,开始从事我国核武器研究,从此,他隐姓埋名,在学术界销声匿迹二十多年。两年后,44岁的程开甲成为我国核试验技术的总负责人,踏入了号称“死亡之海”的罗布泊,开始在新疆的核试验基地工作。他参与主持决策了包括我国第一颗原子弹、氢弹、增强型原子弹、两弹结合等在内的30多次不同试验方式的核试验任务,带领科技人员建立发展了我国的核爆炸理论,为建立中国特色的核试验科学体系作出了杰出贡献。

  20余年后,程开甲离开新疆的试验基地回到北京,转入国防科技发展战略研究,2015年10月,97岁的他光荣退休。

  程开甲一生获奖无数。1999年更被授予“两弹一星功勋奖章”。2014年,获得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2017年,习近平主席亲自将“八一勋章”颁授给这位杰出科学家。

  中国工程院院士钱绍钧:他性子急,有问题连夜解决

  他将戈壁滩视为“小桥流水”

  昨日,84岁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实验原子核物理学家钱绍钧参加了程开甲遗体告别仪式,“我送送老领导最后一程。”

  1966年,钱绍钧来到新疆的核基地,开始了自己在基地24年多的研究生涯。他告诉记者:“程老是我的领导,他先后担任了我们研究所的副所长、副司令,我在他的领导下,在研究室做具体工作。”

  当年的科研工作者扎根西北茫茫戈壁从事核武器研究,条件十分艰苦。钱绍钧回忆,程开甲在基地的住房是一个小小的平房,门口有一条所谓的河,实际上是一条沟,平常都没有水是干的,还栽了几棵树,戈壁滩的树也不容易活,就这样的条件,程老把这形容成小桥流水,他在生活上跟别人没什么差别。

  钱绍钧由衷地认为,程开甲是一个纯粹的科学家,他一心扑在工作上,为科研倾注了全部的心血和才智,对生活上没有要求。“他生活不太会自理,多亏了他的夫人照顾,他的夫人姓高,我们总喊她老高,老高把程老的生活照顾得很好,让他没有后顾之忧,可以全身心投入工作。”

  他对科研人员很信任很放手

  钱绍钧坦言,当时搞核试验的都是“改行”的人,钱绍钧在被派往西北核基地之前,是核工业部原子能研究所高能物理研究室的助理研究员,以前没人搞过核试验,核试验的测试之前也都没见过,因此很多技术要重新学。

  钱绍钧认为程老在工作中有两个比较明显的特点:“一方面是他对科研人员很信任也很放手。他是一个对自己的意见很坚持,如果你不同意他的意见,他是要着急的,但是只要你说的是对的,他都很支持,因此,我们在研究室的自主权比较大。”钱绍钧一直都认为科技工作一定要给研究人员充分的自主权,如果管得比较死,那就很难发展。

  另一面,程开甲对研究又抓得很紧,钱绍钧清楚地记得,比如前一天晚上自己跟程老提出一个问题,第二天一早就会被他找过去,“他性子很着急,你提出的问题,他第二天或者第三天就回答你了,领导都这样了,我们能不着急吗?在他的带领下,我们大家对工作都是全力以赴。”

  中国科学院院士吕敏:我是他的学生也是他的下属

  中国科学院院士、核物理学家吕敏夫妇昨日也前往八宝山革命公墓送别程开甲。吕敏院士今年88岁了,他告诉记者,自己既是程老的学生、又是他的下属。

  “我大学是在浙江大学物理系读的,是程老的学生,本科毕业后,他去了南京大学我去了科学院,不在一起了,后来要搞核试验,又把我们调到了一起,直到1986年我因病离开基地。”吕敏回忆,“核试验刚开始大家都不懂,当时程老是头儿,我们辅助他、跟他做,我们一步步地做计划,看看有什么要求,需要什么,再看需要什么仪器,要去哪里找。我们当时找了100多个单位吧,钱三强帮我们联系,全国都支持,要人给人,要东西给东西。”

  吕敏说,在核基地,程开甲让他管核物理测量方面,“程老就是科学家的作风,他特别用功,人挺好的”。

  中国工程院院士杨裕生:我们是他培养起来的

  中国工程院院士、核试验技术、分析化学专家杨裕生在面对记者采访时说:“他是一个非常伟大的科学家,对我们国家的贡献很大。”

  今年87岁的杨裕生在新疆核基地同程开甲一起工作过20年,在程开甲的领导下负责蘑菇云的取样分析。“他的科学精神、科学方法、科学思维,对我们有很大的教育和影响。核试验工作能够取得那么大的成就,和程院士的贡献完全分不开。我们都是在他的培养之下成长起来的。”

  原总装备部司令部邱学臣:他一辈子专心做一件事

  原总装备部司令部的邱学臣感慨,程院士让自己感触最深的是他一辈子就专心致志地干一件事,做科学、做学术很专心。他对研究所的总体建设、实验室建设和学科建设,完全按照科学院来兴建。程院士负责基地核试验的安全、测试技术研究,后来核试验成功,技术发展起来,都是在他研究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研究所出了10个院士,都是在他的指导下,在他的亲自带领下成长出来。而且他一辈子不求任何私利。“程院士是我们国家核武器研制、实验、发展的功勋人物。在中国包括中科院是屈指可数的,很让人敬佩。”

  国防科委蒋昌明:他为人没什么架子

  在国防科委工作过的蒋昌明今年89岁了,他坐着轮椅来送别程老。他告诉记者,自己和程老在北京同住一个小区,“他为人没有什么架子,他是领导,我只是干部,平时见了我们也都会互相打招呼。”

  核基地工作人员马占山:我与程老的两面之缘

  在昨日的送别队伍中,不乏从各地赶来的送别人士。马占山专程从新疆赶来参加程院士的遗体告别仪式,是因为他与程院士的两面之缘。

  马占山此前在新疆的核基地做安全保卫方面的工作,第一次见程开甲是在1999年,那时候,马占山还是一名排长,在基地招待所门口,程开甲看见向他敬礼的马占山,主动问了他的名字,还鼓励他“年轻人要好好干,要实现人生价值。”

  第二次见面是在2004年,那时候马占山是参谋,程开甲来到基地,又是在招待所门口,程老认出了他。“他喊我小马,他说,我上一次见你也是在这里,时隔5年,程老还记得我,我真的很感动。”马占山说,自己那时候还是负责保障工作,程老问了他好几个问题,得知他当了干部之后,鼓励他要加强学习,虽然不是搞科技研究的,但在科研部队,就要多学习科技知识。“程老对我们年轻人很有耐心,记忆力很好,很亲切。如今程老去世了,我一定要来北京送他最后一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