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娱乐平台 下的文章

  新华时评·聚焦进口博览会:在开放中与世界共享发展“大蛋糕”

  新华社上海11月10日电题:在开放中与世界共享发展“大蛋糕”

  新华社记者杨金志、于佳欣

  汇五洲宾客,赴东方之约。11月5日到10日,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在上海成功举办。“四叶草”展馆内,展商云集,展品琳琅满目,参观者摩肩接踵。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进博会开幕式上作主旨演讲时说:“我衷心希望,参会参展的各国朋友都能广结良缘、满载而归!”美好的寄语,已经成为生动的现实。

  新时代,共享未来。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之际,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的成功举办充分说明,中国主动扩大进口,不是权宜之计,而是面向世界、面向未来、促进共同发展的长远考量。

  中国主动扩大进口、激发进口潜力,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内在需求,是对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的主动适应。这一点,体现在进博会的方方面面、点点滴滴。在汽车、智能及高端装备、食品及农产品等展区,人们无不被五彩缤纷、高端新奇的展品吸引,试乘、试吃、试用、试玩,或目不暇接,或久久驻足。这些都表明,中国正持续释放国内市场潜力,进口空间不断扩大。

  中国主动扩大进口、激发进口潜力,不是中国的独唱,而是各国的大合唱,是全世界的巨大机遇。在中国馆内,复兴号高铁体验舱模拟驾驶台前人头攒动,事实上,越来越多国家和地区正在搭乘高速行驶的“中国号”列车:南苏丹国家参展商带来了香味四溢的非洲原产芝麻,俄罗斯“打开套娃”食品电商平台搭上了中国电子商务的快车……诸多国外展商的故事,充分印证了经济全球化是不可逆转的历史大势,开放合作是建设一个更加美好世界的必由之路。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有13亿多人口的大市场,有960多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中国经济是一片大海,而不是一个小池塘。”习近平主席在进博会上的这个生动比喻引起广泛国际回响。大海之大,正是在其开放包容的广阔胸怀。首届进博会的成功举办向世界表明: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面对世界经济格局的深刻变化,各国都应该拿出更大勇气,积极推动开放合作,共享发展“大蛋糕”,共创人类更加美好的未来!

  东方潮涌,浩荡向前。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你好!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我们明年再见!

  新华社重庆11月3日电 题:“中国的‘未来感’是中国科幻成长的肥沃土壤”——专访中国科幻作家刘慈欣

  新华社记者赵宇飞、耿鹏宇

  “当今中国的现代化进程正快速推进,已成为全世界最具‘未来感’的国家,这是中国科幻成长的肥沃土壤。”中国科幻作家、《三体》作者刘慈欣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说。

  一身便装、黑色边框眼镜、脸上时常带着微笑……3日在重庆举行的第九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颁奖典礼期间,55岁的刘慈欣刚一出现,即成为关注焦点,科幻迷们争相与其合影、索要签名,刘慈欣都微笑着一一满足。

  刘慈欣创作的长篇科幻小说《三体》被誉为中国科幻文学的里程碑之作。《三体》以恢宏的笔触描述了地球文明以外的“三体文明”,并于2015年获得了被誉为“科幻界诺贝尔奖”的雨果奖。

  2015年8月24日,当美国宇航员在国际空间站里宣布《三体》荣获第73届雨果奖时,刘慈欣坦言有种“不真实感”。

  “在此之前,中国科幻文学在世界上没有任何位置可言,西方甚至不知道中国有科幻文学的存在。”刘慈欣说。

  中国科幻界普遍认为,刘慈欣的《三体》让全世界认识了中国科幻文学。随后,《三体》被译为英、法、德、西等十多种语言在全球热销,中国的科幻作品开始打破文化的陌生感走向全球大众。

  2016年,另一位中国科幻作家郝景芳凭借中篇小说《北京折叠》获得雨果奖,进一步提升了中国科幻的国际知名度。

  “中国科幻作家连续两年摘得雨果奖,提升了中国科幻在世界科幻领域的地位。”刘慈欣说,此后越来越多中国科幻作品被翻译出版,有些还成了英文、德文畅销书,全世界对中国科幻的关注度正不断提升。

  但在刘慈欣看来,《三体》等中国科幻作品的走红,并不意味着中国科幻的“黄金时代”已经到来。

  刘慈欣说,世界级的科幻作品大多数是美国科幻作品,美国科幻作品和作家数量及群体阅读规模可占全球的80%以上。相比之下,中国科幻还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

  “中国作家协会注册作家万余名,但是经常发表作品的科幻作家只有30人左右,而美国活跃的科幻作家近2000人,差距显而易见。”刘慈欣直言。

  他说,中国多数科幻作品往往在国内只能卖出几千册,这说明中国科幻文学在国内还属于小众文学。“科幻文学读者数量少、市场规模不大、高质量的科幻作品和有影响力的科幻作家还比较匮乏,制约着中国科幻的发展。”

  尽管如此,中国科幻正呈现出积极的发展态势。“科幻电影将率先成为中国科幻产业发展的新亮点,据我所知,未来几年将有三四部大制作、向好莱坞大片看齐的国产科幻电影上映。”刘慈欣说,这将有力带动科幻文学等相关领域的发展。

  在刘慈欣看来,中国科幻同时也有着其他国家无可比拟的有利条件,这就是中国社会本身。中国的技术革命持续推进,现代化进程不断加快,这与美国科幻的“黄金时代”——20世纪30-50年代情况类似。

  “技术进步和经济崛起让中国社会每天都在发生新的变化,已成为全世界最具‘未来感’的国家,这是科幻产业发展的肥沃土壤,展望未来,中国科幻也将迎来属于自己的‘黄金时代’。”刘慈欣说。

  11月9日电 日本新华侨报网刊文称,伴随着外国劳动者的增加,日本健康保险制度的调整也提上了日程。日本厚生劳动省为防止医疗费财政支出突然暴增,预计将在2019年提交健康保险法修正法案供国会审议。

  文章摘编如下:

  目前,在日本国内企业中,员工不分国籍都会半强制性加入健康保险,且每月需支付一定的保险费用。而根据现存的健康保险法,被保险者不论国籍,都可以将居住在海外的自己抚养的家属接到日本治疗,且家属的治疗费用原则上只需本人负担30%。

  不仅如此,在日外国人抚养的家属在海外接受治疗时,也可以利用“海外疗养费制度”要求日本的保险机构报销一定的医疗费用。随着新在留资格的实施,外国劳动者不断增加,日本厚生劳动省开始担心,这会增加政府需要承担的在日外国人家属的医疗费用,影响日本的医疗保险财政平衡。

  为此,日本厚生劳动省计划修改在日外国人抚养家属的医疗保险条件,限定为“日本国内居住的被抚养家属”。对此,日本社会保障法专家、日本中央大学教授新田秀树指出:“公共医疗保险制度必须对加入者不分国籍地平等相待,在日外国人和日本人支付相同的保险费用却得不到和日本人一样的服务,这是极不公平的歧视行为。”

  “特定技能”计划将在2019年4月设立,日本政府各职能部门均在抓紧制定相关法律法规的修正法案,然而这其中的矛盾和课题依旧堆积如山。

原标题:2017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石黑一雄:跨文化的生存如何成为可能?

跨文化的生存如何成为可能?那就问石黑一雄吧,这就是诺贝尔奖评委们给出的答案。

▲石黑一雄

北京时间10月5日晚7点,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揭晓,英国作家石黑一雄荣获该奖项。

石黑一雄是谁?估计很多人都一头雾水。尽管其与奈保尔、拉什迪并称“英国文坛移民三雄”,但在中文世界,这是一个中文读者相当陌生的名字。

石黑一雄是一个移民,在其5岁的时候,和父母一起移民英国。或许这正是最触动诺贝尔奖评委们的地方,他是一个移民,他始终没有解决自己的民族认同问题。

石黑一雄的处女作是《远山淡影》,是一部描写日本战后民众心灵创伤的小说。而他的《上海孤儿》,则讲述了一个相当混杂的故事:主人公是20世纪30年代英国闻名全国的大侦探,但是他童年时期和父母一起生活在上海,始终忘不了在上海听说的一起扑朔迷离的失踪案。

一个日本人,写一个英国人在中国的故事,这就是这个故事的本质,也是他迷人的地方。但是,这本书在豆瓣上的评分并不高,只有可怜的6.9分。中国读者只是把它当作一个普通的侦探小说来读,它和东野圭吾的推理小说比起来,差得实在太远了。但是,诺贝尔奖的评委们看到的可能是另一方面,一个日本作家,如何讲述英国人在中国的故事,这不是跨文化叙事的核心吗?

毫无疑问,就全球范围内看,我们这个时代正日益受到移民问题的困扰。在2017年,全球最重要的问题,就是移民问题。不管是德国还是美国,不管是默克尔还是特朗普,都正在受到这个问题的困扰。移民问题,正在成为全球文化的一个核心问题:跨文化的生存如何成为可能?21世纪会进入一个移民问题的倒退世纪吗?小说家又会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那就问石黑一雄吧,这就是诺贝尔奖评委们给出的答案。

这个结果,显示出诺贝尔文学奖功利的一面。有人说去年的文学奖颁给了鲍勃·迪伦,显示出诺贝尔奖媚俗的一面,不管怎样,这个全球最高的文学奖项正在向大众文化妥协,颁奖给词作者。今年,可以说是诺贝尔文学奖在媚俗的道路上更进一步,去寻求社会问题在文学领域的解答了。

石黑一雄获得过布克奖,这是英国文学界对他的承认。他的获奖,是继奈保尔后又一次“移民文学”的获奖。但是,不管在日本还是在中国,石黑一雄的影响力都还十分有限。这不能不说是一件憾事。

但这就是诺贝尔奖评委们的态度。某种程度上说,这次颁奖不是结束(一次认证),而是一次开始。我们都应该读一下石黑一雄,但是更重要的是,要开始思索“移民”这一问题,不是站在英国和诺贝尔奖评委们的角度,而是站在自己的角度。

相关报道: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