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拉菲2 下的文章

原标题:台一警察局包庇赌场 调查部门搜38处约谈32人

中新网10月12日电 据台湾“中国时报”报道,台湾地区警方万华分局再传包庇赌场!台湾新北检方上午指挥调查部门北部机动站,兵分多路,搜索万华分局2间派出所及辖区内的地下赌场,带回万华分局周姓警备队警察,及辖区西园路派出所林姓警察、莒光路派出所蔡姓警察、文山第一分局黄姓侦查佐、曾姓赌场业者及赌客等32人到案说明。

新北检方接获线报指称,自2016年起万华分局周姓男子等人,明知曾姓男子等人在辖内经营天九牌、麻将等赌场,涉嫌有意图营利供给赌博场所、聚众赌博之罪行,竟基于包庇犯意,违背职务不予调查、通报,涉犯贪污治罪条例、赌博等罪嫌。

新北检方黑金专组检察官杨景舜12日指挥调查部门北机站、新北市调查处等单位,持搜索票,前往台北市万华区多处赌场及涉案警察、业者住处及办公处所等38处实施搜索,并约谈周姓男子等32人到案说明。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治污要讲科学性长效性(生态论苑)

  改善环境质量,目的是保障公众健康,让百姓有更多获得感。时刻牢记这一初衷,才能避免刷数据要政绩的“神操作”,才能保障治理的持续与长效

  最近,某地中心城区的十几家加油站被强制限时夜间加油,据说不久还将被迁出市区,原因是它们都在几个国控监测站点2公里范围内。这一治理大气污染的做法,让当地居民颇多怨言。

  针对网友质疑,当地有关部门回复说,这一做法缘于《关于进一步加强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持续改善环境空气质量实施方案》的具体要求。

  改善环境质量,目的是保障百姓健康,让公众有更多获得感。平心而论,各地为了提升“气质”,这些年做了很多实事。即便是被曝光的地方,很多工作也在逐步推向深入,一些措施很有针对性,如能一项一项落实,自然能够提升“气质”。

  国家进行环境质量考核以及公开城市空气质量排名信息,目的是督促地方切实履行环境治理的责任。压力之下,一些地方为了达到目的,不惜使用各种非常规手段:给监测站点喷淋的有之;让机动车遇监测站点绕路的有之;撤早点摊点的有之。这些“跑偏”的治污手段,缺乏科学性长效性,有的甚至影响百姓的正常生活。

  在基层做环保工作,确实不易。“干得挺苦,考核过不了都是白搭,荣誉没有,处分一堆,让大家干得心里凉,没盼头。”基层环保人曾向笔者这样大吐苦水。这种心情可以理解。但是应对考核,不能忘了我们“为什么要治理”。

  最近几年,环境保护考核体系正在不断走向系统科学。考察一个地方大气污染治理工作做得怎么样,已经不再单就指标看作为。城市的地理位置不同、扩散条件有异、污染本底有别。拿沿海旅游城市和重工业城市的污染物绝对值来判断谁付出更多努力,显然不够科学。生态环境部曾将去冬今春“2+26”城市的减排幅度做过综合排名,让城市自己纵向比较,一眼就能看出工作的进展和成效。从这个角度说,管理部门要不断完善考核体系,被考核的地方不必胆战心惊,努力了,谁都能看得见。

  大气污染来自多个方面,治理起来不可能一蹴而就。时刻提醒自己不要忘记环境治理的初衷,多些“功成不必在我”的情怀,咬定目标加油干,一任接着一任干,蓝天才会一天天多起来,才能得到老百姓的认可。

孙秀艳

孙秀艳

4月18日,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原副主席潘逸阳受贿、行贿案。

此案的最大看点是,潘逸阳向令计划行贿761万。

值得一提的是,行贿人潘逸阳在天津受审,受贿人令计划也在天津受审。

2016年7月4日,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令计划宣判,在令计划的庭审中,公诉机关还播放了证人潘逸阳的作证录像。

十八大以来,中央查处的省部级高官超过百人,基本都是采用“指定管辖”和“异地审理”的办法,有利于排除干扰,回避官员在原任职地的人际影响。

不过,行贿人和受贿人是否在同地管辖,并无一定之规,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新年告诉长安街知事——

由于是两个罪名,即便案件的事实部分有所牵连,在侦查、起诉、审理、判决的过程中,都是分开进行的,一般只有共同犯罪才会合并审理。

看过《人民的名义》的小伙伴都知道,办大案,是公检法机构的无上荣誉。而办案力量、办案经验和证据掌握程度,则是承接大案的重要因素。

除令计划、潘逸阳外,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还审理过中共中央政治局原常委、中央政法委原书记周永康和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盖如垠等大老虎案,举世瞩目。

同城的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也是成果累累,先后审理了中央政治局原委员、上海市委原书记陈良宇和最高人民法院原副院长奚晓明案件。去年更是因审理周世锋、胡石根等人颠覆国家政权案,而备受关注。

天津司法界人才济济,比如周永康案的第一公诉人”边学文连续三年蝉联天津市十佳公诉人第一名,获评“全国优秀公诉人”,30岁出头就办理过陈良宇、张国光等大案,被誉为天津检察系统的“传说”。

《检察日报》笔下的边学文,颇有“侯亮平”之风:他主持公诉处工作后,带领全处同志共同努力,圆满完成了一批重大、复杂和有影响案件的审查起诉和出庭公诉任务,带出了一支精明强干、敢打硬仗的队伍。

与天津中院屡办大案情况类似的,还有济南中院,这里审理了薄熙来和苏荣两个副国级大老虎。长安街知事发现,在审理过程中,这些承接大案的法院都派出了最强阵容,院长、副院长亲自出马。

比如周永康案的审判长为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丁学君,薄熙来案的审判长为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王旭光,他现已担任最高人民法院第三巡回法庭副庭长。

大家都知道,院长、庭长一般都是从办案业务能手中提拔上来的,属于优质司法资源,让他们回归办案一线,正是好钢用在刀刃上。

目前,各地都出台了一些有关院庭长办案的规定,要求院庭长参与办理疑难、复杂、重大、新型案件。现任中央纪委案件审理室主任罗东川,担任最高人民法院民四庭庭长时,就曾亲自审理涉及多个国家地区的复杂经济案件,为各方点赞。

办大案,即是对大老虎们的命运裁决,也是对司法部门的阶段性考试。在全球的聚焦当中,中国司法正不断走向成熟。

来源:长安街知事

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